公告版位
夢想果然還是當夢想就好, 希望果然還是不可能實現. 烈歐 留

處罰文

 

惡魔雙子篇

 

因為種種原因所以打了這篇自虐也虐伯恩

可是在我卡了這文超過一個月之後我就覺得我只是在自虐啊…

就算我中途寫說不想寫了,伯恩還會叫我一定要寫完!

阿阿阿啊你這弟控!你這M!夠了 啊啊啊啊啊啊!!!!!!!

我發誓我再也不要寫處罰文了…(吐血

弗雷你給我快管管你哥哥!!

不過弗雷也是要處罰名單之一………

你們2個不要一起鬧啊啊啊啊啊!!!!!(爆走

總而言之大概很虐…大概啦!(抹淚

以下正文

 

「吶吶伯恩你知道嗎?你笑起來比較好看诶~」

笑?弗雷你是說我嗎?你才是吧?

「隊…隊長前面有……嗚啊啊啊啊啊!!!!!!!」

「該死!隊長!後面也有!」

「嗚啊看起來好壯觀喔~你說是不是阿伯恩~」

弗雷別鬧了!

「啊喲~!那我3.2下就搞定啦~」

弗雷你夠了!

「吶~伯恩...伯恩?笑一個嘛~」

弗…雷…真的夠了!你不要再……!!!

 

伯恩!!伯恩哈德!!伯恩!伯恩快起來不要嚇我!伯恩哈德!!!!!!!!!!!!

「嗚!呃咳咳嗚!..........呃里?里斯前輩?」

「你口中的里斯是誰啊?一下里斯一下弗雷的吵死了!」

伯恩在聽到這句話瞬間從床上跳起,看著那貌似紅色眼睛的方向看過去,

會用貌似這個詞是因為伯恩發現他的眼睛看的不太清楚,

他發現自己全身溼答答的伸手抹了抹自己的臉,

伯恩再次抬起頭來看到的是鮮紅色的雙眼和好像融入黑暗中的長髮,

「…你……咳!你是?」

伯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聲音如此沙啞,彷彿幾個月沒喝水,

但伯恩卻意外的發現他一點也不渴,反而有一種想要吐的感覺,

「……你不記得了嗎?算了不重要!」

那人挑了一下眉毛,而後瞇起眼睛看著伯恩;

就在伯恩打算開口的時候那人點了一下伯恩的額頭,

「既然不記得了就給我快滾吧!」

在那人說完這句話的同時伯恩發現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的開始往下跌,

 

「嗚…呃等等!」

映入眼簾的是全白的壁紙跟自己舉起的手,

感覺躺在柔軟的床上…奇怪那剛剛是?

「伯恩?你在幹嘛啊?」

微微動了一下身體才發現自己全身是傷,

雖然痛得皺起了眉頭,不過伯恩還是轉到聲音的方向了;

「弗雷………呢?」

在伯恩發現身邊的人不是自己弟弟時,只好問了面有難色看著自己的前輩,

而好一段時間的沉默讓伯恩升起了淡淡不祥的預感,

「…你不記得了?」

里斯在伯恩問完時臉色十分的難看,左看右看之後才在很小聲的說了這句話,

在短時間內聽到的第2次這句話的伯恩腦筋一片空白,

「什麼?…發生甚麼事了?」

不祥的預感快速竄上了伯恩哈德的心口

「…這裡不方便說等下再告訴你吧!」

說完這句話的里斯就開門出去了,留下還在呆愣的伯恩,

愣了一段時間伯恩開始想要回想,畢竟既然說自己不記得了發生甚麼事的話,

那事件發生的時候自己應該在場,今天是……我有任務的日子,

然後…任務應該很順利的…應該?為什麼會有應該這詞?

任務確實是…嗚!突然頭一陣劇痛像是不讓自己想起什麼重要的是一樣

為什麼到底到底發生甚麼事?

「伯恩哈德?你還好吧?醫生說可以走了喔?」

醫生?我在…醫護室?為什麼?

「…恩我知道了」

伯恩乖乖的從床上做起,摸著自己的頭走出去,

雖然很奇怪不過伯恩哈德常頭痛所以大家早就見怪不怪了,

默默的從醫生手上拿了自己的藥往自己房間走,

「…所以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伯恩在關房門的時候突然開口了,轉身看著做在弟弟床上表情凝重的里斯,

「弗雷…你弟弟失蹤了…這是官方說法。」

「所以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里斯抬頭看了和平常一樣冷靜的伯恩一眼

「『我會回來幫我跟伯恩說吧』…我到的時候他跟我說的」

里斯吐了一口氣繼續說道

「然後我看到你倒在那…之後…之後就…」

「之後怎麼了?」

「之後…他就…殺光我部隊的人只留我一個下來,之後就走了…」

里斯說的很慢,並不是要刺激伯恩,

而是他自己在說著自己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的事,

伯恩那悶熱的心口又在狠狠的拉緊了,

「你說什麼?...你是說弗雷他…他殺了…自己人?」

「…伯恩我看到弗雷身上有奇怪的東西那個時候。」

里斯握緊自己的拳頭身體微微的顫抖起來,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因為憤怒!

「我猜應該是魔物在他體內…你看這個!」

里斯從口袋拿出地圖指一個高危險區

「上頭派他去這!這裡可是總隊長一直不敢調查的地方!他還只是小隊長啊!」

「上頭?!為什麼?!不對你這從哪來的?!」

「羅索給我的…在我問他弗雷身上那奇怪的東西他跟我說只有這裡有!」

里斯憤怒的燒了那張地圖

「上頭是要弗雷去那當棄子啊伯恩!」

「弗雷他…也是這樣對我的」

「什麼?弗雷怎麼了?」

伯恩按著自己的頭緩緩說著

「殺光我部隊的人…把我打昏…」

總覺得不是這樣…可是不是弗雷打昏我的那是誰?

「是被打昏的嗎?老實說我到的時候你倒在那真是嚇死我了!

我還以為弗雷他連你都……話說你本來要…伯恩?怎麼了」

「我跟弗雷做任務的地方差了3210公里遠他怎麼過來的?」

「伯恩!重點不是這個吧?!重點是我們得把弗雷找出來而且還不能被連隊發現啊!」

「里斯前輩,弗雷3210公里如果可以用1天就到你覺得我們有可能追的到他嗎?」

「的確是不可能…但是我們難道要等連隊找到他讓他被殺嗎?」

里斯皺起眉頭看向還是按著頭的伯恩說著就在這時有人來敲門了

「…抱歉我找雜…咳!伯恩哈德有…火焰雜碎?你怎在這?啊…你已經跟他說了嗎?」

在房間的2人呆呆的看著敲完門就擅自開門自己進來的羅索和站在門外臉色有點難看的米利安,

「…羅索你不該這樣吧?」

「啊?你這隻死熊你在說甚麼啊!我可是有要緊的事找他诶!」

米利安嘆了一口氣把門關上,羅索則是很不客氣的把手伸向里斯;

「………羅索?你幹嘛?」

「還幹嘛哩!地圖給我啊!剛剛不是給你了?」

里斯聽到這句話馬上從呆愣的樣子進化到變成雕像,

看里斯這個反應米利安心裡也有數了,

「…燒掉了?」

「什麼!!!!!!你這雜碎!幹嘛燒掉!」

看著里斯不敢看自己,羅索馬上開始砲轟他,

米利安完全沒管那2人就把一個東西塞到伯恩手上,

「…休假單?米利安隊長!我的傷並不會…!」

米利安什麼也沒說只是看著伯恩,在伯恩震驚的注視下點點頭後左手抓著里斯右手抓著羅索拖著他們2個走出房間,

「死熊你幹嘛!我還沒罵完!」

「米利安?!等等幹嘛我還有事…」

碰!重重的關門聲

看著米利安剛剛才離開的房門,就算隔著門還是聽的到那2人的吵鬧聲,

只不過那不是伯恩現在在乎的東西了,伯恩的震驚還沒消散,

低頭再次看著剛剛拿到的【休假單】,

「要說是休假單還不如說是軟禁我吧…」

但要讓伯恩震驚的不是這個,而是…

伯恩輕輕撥開藏在2張紙中間的小字條,

等我」歪歪斜斜的字看來寫得很急,

而那乾掉的字看的出來是用血寫成的,

伯恩把那張字條緊緊的壓在胸口,

「弗雷…」

沒想到你連隊長那都去了…弗雷

伯恩直接倒在弟弟床上,手指把字條搓了2下;

伯恩靜靜的看著那特殊材質的紙慢慢變成粉末,

感覺眼皮變得沉重,伯恩緩緩閉上眼。

 

看到液體迎面而來還來不急閃躲直接濺到臉上,

立刻感覺到一陣血腥味陣陣傳來………

看著那站在最高點的人和不由自主伸出的雙手,

相同的鮮紅色緩緩低落,那依舊笑得燦爛的人微笑的看著自己,

接下來就是痛苦尖叫和瘋狂的大笑聲……

 

「唔!弗…弗雷!!!!呃乎…啊弗雷…」

伯恩哈德雙手壓在自己頭上想把還殘繞在頭部的痛處給壓掉,

低頭喘了喘氣看了時鐘一眼:正中午12點,

伯恩伸手抹了抹汗隨手抓了一條毛巾走向浴室,

那個夢…伯恩回想起那莫名詭異卻也莫名熟悉的畫面,

「感覺你狀況還是很糟糕呢。」

伯恩立刻轉身面對著說話的人,

「你…什麼時候待在那的?」

完全沒有感覺到!

那人看著伯恩那震驚的臉沒有回答,手撐著臉頰眼睛眨了眨,

看著那雙鮮紅的眼睛伯恩感覺剛剛那份疑惑慢慢擴大成恐懼,

「你為什麼會在這?你應該進不來的!」

「應該?你看起來對這裡防護措施不是很信任呢?」

那剛剛才回應的唇辦淡淡的勾起了一個弧度,

伯恩哈德覺得那似乎是在嘲笑他一樣,

「…你剛剛說我狀況很糟糕?你知道什麼嗎?」

伯恩決定去忽略那令人生氣的弧度,看著那雙沒有情緒波動的眼睛發問著,

再問完的瞬間那人開始大笑,

「啊哈哈哈哈哈哈!!!!!!我?你…呵呵是你在說我嗎?啊哈哈不行了肚子…噗哈哈!」

伯恩淡淡的看著那笑的瘋狂還滾到地上無法停止的那人,

「有什麼好笑的?」

那聲音聽起來有壓抑不掉的殺氣,那人停止笑聲爬起身來看著伯恩,

然後伯恩在自己肚子上感覺到一股溫度,

在低下頭的那一瞬間看到那剛剛明明離自己有10步遠的人,

「呵呵!看起來是真不記得了真好玩,要放著你不管也是可以不過…」

那剛剛微起的弧度正在上升著,

「你應該想要知道事實吧?呵呵!」

在這個時候伯恩才發現那人的高度連他的肩膀都不到宛如還在發育的青少年,

但那不是伯恩發現再不正常的地方,

「你是誰?為什麼會…!」

「呵呵現在才想到嗎?不過我是誰都不重要你覺得沒稱呼不方便就取一個吧!」

看著那青少年般的【人】伯恩只覺得很不妙,

「你是…魔物嗎?」

伯恩睜大眼看著那黑色長髮像是有生命般扭動著,

「你是魔物嗎?好長的名字我不要!」

伯恩有一種想問你是弗雷嗎?的衝動

「...那就惡魔吧」

「那還取得真好啊!我剛好是惡魔~」

「...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說?」

伯恩覺得頭又開始刺痛,不過這次因為眼前的【人】,

而在肚子上的溫度轉移到手上,【惡魔】拉著他到浴室掀起他的衣服,

伯恩先是被他這個動作嚇到,而後則是睜大眼看著鏡子,

他衣服沒被掀的很上面就只是露出肚子而已,

伯恩抬起自己的手撫著那大大小小的傷口,

那些是在以前戰鬥時留下的,但那不是伯恩現在在乎的地方,

那是鮮紅的印記,像是被什麼慣穿一樣的痕跡,

新長出來的肉跟周圍的顏色很明顯的不一樣,

「這是什麼時候?」

「那就是你忘記的時候囉~」

【惡魔】雙手在伯恩前面拍了一下,

你就好好想想吧~有人再叫你了喔~

伯恩聽到那惡魔的聲音在耳邊環繞。

 

「伯~恩~哈~德~!你要睡到什麼時候啊!」

一睜開眼看到那氣急敗壞的臉,看起來頗為嚇人,

「前輩?你有什麼事?你今天應該沒有休息吧?」

伯恩爬下床走到浴室梳洗,順便看了一下時間,

下午1點…看起來那夢好像是真的,

伯恩不自覺得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以說…喂!伯恩!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

伯恩轉身看了里斯那張已經很火大的臉又更加的扭曲一眼後搖頭,

里斯深呼吸了幾口氣又再重複了一次,

「我說…弗雷他已經被發現了!上頭已經正式發下斬除他的命令了!」

伯恩的身體震了一下,里斯忽略伯恩的反應繼續說著:

「伯恩我們沒時間了!最好快一點!伯恩?」

里斯看著伯恩不發一語的塞給他的2張紙然後就被伯恩給推出去了,

「诶?!什麼!?等等伯恩!」

回應里斯的是鎖門的聲音,里斯傻眼的盯著房門看了1分鐘之久,

「嗯?死火焰雜碎你在幹嘛?」

聽到那讓人火大的稱呼里斯皺了皺眉轉身低頭看了他一眼,

「看也知道是再找伯恩啊!死矮子!」

「什麼!?你說誰矮啊!!!」

里斯完全無視羅索看著手上那2隻白紙,

「嘖!這樣伯恩想出來也不能出來…」

羅索則是看了那張【休假單】一眼,然後就直接拉著里斯走向大門口,

「好啦少在那邊抱怨走了啦!之前是哪個雜碎說要快點的啊?」

「嗚喔!我自己會走啦!放開我!矮冬瓜!」

「你這死雜碎想被我切蛋糕嗎?!」

伯恩聽著那那2人的聲音漸漸遠離後才打開門走去食堂。

 

再過了2天的【休假】後,伯恩不意外的發現只要他一出房間就會有人跟蹤他,

還有到食堂時那比起以前還要銳利的眼神聚集,

然後上頭並沒有說他的【休假】何時結束,伯恩躺在床上默默的嘆了一口氣,

看樣子連隊是在找到弗雷前大概不會放他出去,

不是等弗雷被找到被殺就是背叛連隊去找他;伯恩當然不可能選擇前者,

要神不知鬼不覺的跑出去自己一個人那是不可能的,

伯恩默默坐起身摸了一下自己的身上那道印記,

很快就看到那名少年出現在第一次出現的桌子邊,

「你決定也太快了吧?話說你確定這樣你就出的去?」

「...應該說不那樣做是出不去的。」

少年偏了一下頭看著那下定決心的表情聳了一下肩,

「我是沒意見啦~反正他們是生是死跟我沒關係~」

再說完的瞬間少年消失,不過伯恩知道他是去辦自己要他做的事了,

伯恩輕輕閉上眼翻上床靜靜的等待天明。

 

【早上6點連隊食堂爆炸,所幸食堂沒有人;

正中午12點宿舍2樓爆炸,伯恩哈德等人過去救援;

下午4點第3練習場渦突然出現,

D中隊第1小隊隊長伯恩哈德跟A中隊第2小隊的屴岢谷進入探查;

下午4點20分2人擅未回歸,本來想要進入渦內收尋魔物卻開始湧出;

下午6點整渦關閉2人還是未歸,判斷2人死亡。】

看著手上的報告米利安微微嘆了一口氣,

有夠急性子的…只有我比較冷靜嗎?

但只要是跟弗雷有關係的事伯恩跟本不可能很冷靜吧?

但是進去渦是個不智之舉啊…一個渦消失後幾乎要10年多的時間才會開啊…

現在要找的人又變多了…而且還不能依靠連隊…

米利安嘆氣的把今天的緊急報告放到旁邊的書推,

卻意外的看到那從未倒過的書山啪的一聲全倒了,米利安愣了幾秒默默去收拾,

不太意外的發現一張特殊紙的小字條,

「我走了」看著那整齊的字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寫的,

「………」很明顯的無言,寫這給我幹嘛啊…

輕輕搓了2下打算讓他變成粉末湮滅證據,

卻發現他裂成2張紙中間再度出現一張紙,

「左邊第2個櫃子第3格的第5個抽屜」

「如果我沒記錯那裡放的是我的報告書…」

乖乖的照指示去打開抽屜看著那躺了大概2.3天後就要交的報告書,

米利安默默翻開第一頁就開始哀嚎,

「我辛辛苦苦寫的報告書…」

米利安手上那的確還是他寫了快1星期的報告書,

只不過在一部分空白的背面貼上了密密麻麻的字了,

米利安默默認命的開始讀反正都要重寫了…

看不到第1頁一半臉色就有點難看;看到第2頁臉色變白了一點;

看完那全部米利安看起來十分的驚恐,

「該死!里斯那傢伙剛也給我跑了!對了羅索!」

米利安撕下有貼字的那幾頁隨手塞進口袋直奔工程師的房間。

 

抬頭看了那跟自己世界不一樣的天空,雲是黑的、天是紅的,

在低頭看了那成被人稱為屴岢谷的屍塊慢慢消散,

「喔~好啦那些東西是不會攻擊我們的走吧~」

惡魔只是撇了這幾天一直跟蹤伯恩的屍塊一眼就想拉著伯恩走,

「等我先把它埋起來吧?不過為什麼他們不會攻擊你?你是核心生物嗎?」

伯恩看了那一大片卻不敢靠近自己的魔物問著,

惡魔卻一臉嫌惡的踢了那屍塊一腳,似乎沒聽到伯恩後面的問題,

「不用管他!他剛想殺了你诶!」

「他想殺的是你。」

「殺我就等於是殺你你忘了嗎?!」

看著惡魔氣的跺腳不知為何看到自己弟弟的影子,

明明就一點也不像…是太想他了嗎?

惡魔發現伯恩沒有再回他話就知道那傢伙又在想那些有的沒的了,

連一句話都不想說再次拉著伯恩走,感覺到伯恩輕微的反抗惡魔淡淡的開口了,

「你埋了他那群沒腦的還是會挖出來吃所以別管了!」

不意外的伯恩這次乖乖的跟他走,

而那群魔物不出所料的撲向那自己剛剛才踩過的東西,

「你不是要找那個什麼弗雷的嗎?幹嘛還管那種人啊!」

伯恩只是嘆了一口氣又再次緩緩問了沒有得到答案的問題,

「為什麼他們不攻擊你?你是核心生物嗎?」

「啊?什麼心什麼?那是什麼鬼東西!」

看他剛剛那一臉很臭的瞬間變成疑惑伯恩無言了一下,

拿對付弗雷的招是對付你還滿管用的…

「你說那個怪東西該不會是指父親大人吧?」

伯恩一臉疑狐的看著他,

「就是像你們是世界的國王之類的~」

「差不多的意思。」

...大概吧?因為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唔那個是什麼東東?」

伯恩在惡魔發出疑問時剛好抬頭看到那不應該出現在這的東西,

在震驚之下伯恩快速的跑向那比天還要紅的火柱方向,

「诶?!伯恩!等等我啦!」

在遠處就可以看到一大推魔物撲向那人攻擊,

的確是那自己想到卻不應該在這裡的人!

「里斯前輩!!!!你怎麼會在這裡?」

惡魔在伯恩後面緊追著還要再魔物撲到伯恩前把他們打飛,

「诶?!伯恩你怎麼在這?啊快來幫我!雖然他們很弱可是數量也太多了吧!」

里斯說完又再放了一把火把他們擊退,「燒滅!」

在伯恩快要靠近里斯時,一頭巨狼突然冒出咬向伯恩!

在伯恩來不及拔刀里斯來不急救援時惡魔出現賞了巨狼一掌,

「嚇死我了…诶?這人誰啊?不認識诶!」

里斯傻楞楞的看著惡魔跟巨狼互瞪,圍在里斯身邊的魔物還紛紛鼓噪了起來,

「里斯前輩這我等等再解釋這裡先交給他先到安全的地方!」

「不用了伯恩這種爛貨我一秒就可解決了。」

里斯則在聽完惡魔說的話瞬間吹了口哨,

巨狼彷彿不爽似的快速撲上惡魔眼看就要咬到頸子,

惡魔卻慢條斯理的舉起手貫穿他的喉嚨,

看著巨狼倒下眾魔物氣憤的敲打著自己的武器打算衝上來,

就在那短時間里斯就看到那少年般的身軀瞬間像是變得巨大,

不過那只是他那烏黑的長髮開始像有生命般的扭動了起來,

「無腦低等!竟然想動吾等?是欠被宰是不是啊?!」

看著那瞬間跪下的魔物們,里斯啞口無言的指惡魔看向伯恩,

「....我等等會再解釋。」

 

磅!的一聲房門在巨響中打開,羅索皺著眉頭看著暴力開門的米利安,

「你這隻死熊你是想嚇死我嗎?」

剛剛那聲巨響是嚇到,現在看著米利安的臉是嚇死,

「你幹嘛?一臉驚恐是想要我幫你收驚嗎?」

米利恩先是把門關好後再拿出口袋那幾張紙給羅索,

「嗯?『給米利安隊長:我是伯恩哈德,不用擔心我一切安好,

雖然進了渦裡但是這渦算是我打開的,這是和我訂下契約的魔物所開啟…』

啥?!訂契約?!伯恩哈德瘋了嗎?!『這並不是想救弗雷而有的荒妙作法,

我只是妥善利用身邊物質…』!!!什麼時候定的我都沒發現!」

光讀不到第一頁的一半羅索看起來就要發飆了,

但米利安卻眼神意識他最好看完,羅索只好繼續看這可能會讓他腦溢血的東西,

「『訂契約時候是在被弗雷打成重傷的時候,不用擔心我身體安好…』

都要跟魔物訂契約了叫安好?!『只是肚子被貫穿了,

在被貫穿的短時間內已經復原了,所以你們才沒發現。

對方自稱自己是惡魔看樣子是相當高等的魔物…』

你是叫我去研究他嗎啊?說那麼詳細是怎樣啦!

『另外他跟我說弗雷身上的魔物他找的到他,所以我可以知道弗雷他在哪,

就看隊長你們有無辦法離開連隊來匯合了,

集合地點就在帕司多拉斯研究所研究所遺址,

十分抱歉自己擅自決定,但時間已經不夠了我會在那再等3天左右,

還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報告弗雷在那時候就已經…』什…什麼?這是真的嗎?」

羅索在讀到這難以至性的事實時抬起頭看著米利安,

米利安只是默默的把羅索手上的紙張再次翻了一頁,

「這是伯恩的計畫,而他也說了我們只需要輔助他而已。」

「他…是已經決定好嗎?他確定?」

羅索在看完那最密密麻麻的最後一頁時,難看的臉又再度扭了一下,

看著米利安默默扶著額羅索就已經知道那是不可能會改變的事實了,

你到底在想什麼啊…伯恩哈德!

 

「你說什麼?!你在想什麼啊!伯恩哈德!!!」

看著自己前輩抓著自己的肩膀對著自己吼著,

在自己說完他所有的計畫時不出意料之外的被吼著,

「…那是我做的決定,而且我是不會跟改的。」

里斯看著伯恩那跟平常完全一樣的臉,

彷彿他剛剛說的只不過是一件平常事,但那根本不是!

「話說前輩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出任務時出了點事,上頭似乎是知道我再幫你的事了。」

「那米利安隊長跟羅索呢?!」

里斯只是聳肩搖著頭,

「…只去帕司多拉斯研究所遺址了嗎?」

里斯跟惡魔一臉疑惑看著伯恩站起,

「去帕司多拉斯研究所遺址幹嘛啊?」

「那是什麼鬼東西啊?聽都沒聽過!」

「…反正過去就對了」

伯恩並沒有解釋,而里斯則是皺起了眉頭卻沒表示什麼,

只有惡魔歇斯底里的大叫起來:

「我又不知道是要怎麼過去啦!!!不要忘了你們可是在我的世界诶!

不管是道路,還是出口或是入口我都得幫你們開你們才出的去啊!!!」

伯恩默默的扶著額頭指著一個方向說:

「我會帶路你可不可以不要吵?」

惡魔看了伯恩一眼嘟著嘴邊走邊催說那就快點啦!

里斯則是緩緩跟上看著伯恩那許久不見的招牌動作跟那名惡魔少年,

不知為何感覺心情變得更加沉重了,大概是因為伯恩那不可置信的計畫吧?

不應該是說伯恩那個決定才對。

 

看著武裝車緩緩降落米利安微微瞇起了眼,

渦剛好開在約定地點該說是巧合還是…不過還是小心為妙,

撇頭看了羅索一眼意識他跟緊便要求一部份人留守,

便帶著剩下的部隊想要勘查地勢時,

突然一群小型魔物瞬間從巨石間的石縫鑽出攻擊武裝車,

而在部隊想要救援時衝出一堆矮小手持斧頭的魔物朝部隊攻擊,

「什麼!這是怎麼!」

隊員開始有點慌亂拿了步槍進行突刺,

意外的發現這群魔物意外的弱時隊員開始放下戒心了,

「嘿!這渦也沒什麼啊!有夠弱的!」

米利安在聽見這句話轉頭正想斥喝時,

卻看到那名隊員背後面的突然竄出一頭巨狼咬斷了頸子,

本來放鬆的部隊瞬間染上了鮮紅的色彩,

看著那頭巨狼體型雖然巨大卻意外的靈巧,

躲開了那零碎的攻擊再度跳到一邊去對著部隊虎視眈眈著,

在巨狼咬著那名…不!那已經只是個血肉模糊的肉塊,

羅索快速的衝上去給他一個分斷劍,

在部隊看著那斬成2半的巨狼屍體微微鬆口氣時,

那2塊屍塊卻黏在一起後巨狼又再次站了起,

「笨熊…那傢伙已經死了剛剛我根本沒砍到他!」

米利安再次皺起了眉頭,在這樣下去只是白白浪費體力而已,

正想下達撤退的命令時,一頭灰色的巨狼再從旁邊衝出咬向米利安!

「異元次之門!」

看著那狼在空中轉了一圈落地也瞇起眼看著米利安,

似乎是把米利安目標般再次咬了上來!

「超量負荷!」

看了被打中要害而偏離攻擊軌道的灰狼一眼,

不意外的看到他再次站起瞇起他那紅色的眼睛,

「隊長!上…上面!」

在聽見隊員那有點著急的呼喊,

看到一名少年很詭異的坐在巨石上俯視著這一切,

再看到米利安看向他時還勾起了嘴角緩緩的站了起來,

而那幾乎批在背上的長髮則是飄起的環繞著空氣旋轉了起來,

「我覺得你們還是離開比較好喔?反正你們也打不過我吧?」

伴隨的笑意的聲音聽起來格外的刺耳,

那不服氣的人則是開始浮動的對著他叫囂著,

而那名酷似少年的魔物也只是笑笑的對著他們部隊揮了手,

一道裂痕沒有預警的從隊伍中間裂了開來,

在那一連串的巨大震動之下看著隊友跌入那深的不見底的裂痕之中;

看著隊友一點一滴的滑下卻連伸手都辦不到,

而魔物們並沒有因為這場震動受到影響而停止他們的攻擊,

自己卻連站都站不穩,別說救援同伴連自己都保護不了,

耳邊聽著那悽慘的尖叫聲和散發著濃濃血腥味的空氣,

感覺彷彿已經待在死亡的擁抱之中,手連抓緊自己不都做不到;

又從何拿起武器保衛自己或是同伴?

「撤退!全員撤退!」

米利安發出嘶吼聲,只希望對面的隊員能夠聽到,

「可是隊…隊長你跟工程師…!!!」

「別管我們快走!」

看著那根本不到一半的隊員上了武裝車,

而魔物則是意外的沒有再次衝向武裝車攻擊,

米利安咬著牙的看向造成這樣的元凶,

卻意外的發現他笑得燦爛的注視著自己,

就算看著那武裝車起飛逃離他也沒有任何動作,

看著少年再次揮了手一下讓震動停了下來,

但依舊無法掩蓋掉那彌漫在空氣中的血腥味,

只剩下自己跟羅索了,米利安充滿警戒的看著緩緩靠向自己的那名魔物,

「你們可真慢我可是等的不耐煩了呢!」

他漂浮的飛到米利安身邊默默不耐煩的碎念著,

「啊你是那個…恩左邊第2個櫃子第3格的第5個抽屜隊長?」

米利安殘繞在胸口的警戒轉為震驚,

「你…你難道是伯恩訂契約?」

看著那名少年笑著點頭,

「你有問題問伯恩吧~因為他急著找他家弟弟所以我們還是快點過去比較好喔!」

看著那名壯碩的人貌似還有想問問題的眼神,

惡魔這麼說道還招了招手意識他們跟上,

 

看著那意料之內出現跟意料之外之外的人,米利安有點不太爽的瞪著2人,

羅索則是很沒警戒心的跑去找那名少年魔物了,

「米利安隊長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瞪著我了…」

又不是我想離開連隊的…事實上也是滿想離開的啦…

里斯發出哀嚎感覺米利安就是為了這點在生氣一樣,

而同樣被瞪的伯恩只是靜靜的看著米利安,

「…E隊全滅了。」

里斯聽到這句話呆了一下,

「你該不會以為我死了吧?」

里斯彷彿看到米利安爆青筋了,

我有說錯了什麼嗎?

「隊長...我覺得現在先討論弗雷的事比要好,畢竟也快沒時間了。」

「伯恩你不在乎連隊了嗎?」

伯恩因為米利安那有點尖銳的問題頓了一下,但卻還是抬起頭來看向米利安,

「他們把弗雷當棄子,既然他們不在乎弗雷那我為什還要在乎他們?」

「伯恩哈德!你…」

「沒有理由在乎。」

不等米利安再次開口伯恩快速的發出那堅決的聲音,

「他們無視弗雷的痛苦為何我還要在乎他們痛不痛苦?

弗雷在被他們遺棄的那個時候就已經死了!!

他甚至為了只是再見我最後一面選擇被惡魔附身!現在還被惡魔纏身無法安息!為什麼我還要管那群根本不在乎他生死的人!」

在伯恩激動的吼完,米利安也吼了起來,

「那跟我的隊員沒有關係!你為什麼沒有阻止那名惡魔殺我的隊員!」

「早死跟晚死我覺得早死一點比較好喔?起碼不用知道自己會被背叛,

而且你可以確定他們不是上頭打算跟你一起陪葬的嗎?」

米利安轉頭瞪著那不知何時回來的惡魔少年,

「而且伯恩會那種方法出來連隊也是因為有個賤人在監視他喔?」

惡魔一邊玩著自己的頭髮一邊說著讓米利安更氣憤的話,

「我會出現在這裡是因為我自願的!!」

「那你不就是應該是來協助伯恩的嗎?不然是來搗蛋的?」

惡魔只是挑了挑眉後說著伯恩當初的條件,

「我想你應該沒有兄弟吧?要染上同族的血已經是個難事了,

更何況是自己兄弟的!你懂什麼!?是來搗蛋的就給我滾!不要妨礙伯恩!」

「米利安隊長你應該是知道弗雷對伯恩的重要性的不是嗎?」

在拉住激動不已的惡魔同時里斯也開口了,

「你知道伯恩計劃了?」

「雖然是個不太好的計劃但我還是會幫他,那米利安隊長是來阻止的嗎?」

米利安頓了一會兒搖頭了,

「…阻止了他也不會聽吧?」

看了那還是不太高興的惡魔一眼,米利安眉頭又皺了起來,

「…那你的目的是什麼?」

惡魔對著米利安吐了舌頭,

「干你屁事啦!」

還對著米利安比了一個中指,然後甩開里斯的手跑走了,

在聽著自己背後那藏不住的竊笑聲,米利安就覺得火氣上升,

里斯默默滴汗的看著火氣愈來愈大的米利安跟正在竊笑的羅索,

伯恩則是看向了自己,惡魔皺了皺眉的轉頭繼續跑,

目的?什麼叫作目的!那目中無人的大塊頭!!

踢了幾塊小石頭,惡魔賭氣的坐在離他們頗遠的地方,

我只不過是…做自己…該做的事罷了!

 

「…狀況真是糟糕啊你。」

看著那被鮮血遮住半邊臉的人…不…應該說他整個身體都泡在血水裡吧?

那人細碎的聲音喊著,聲音卻再傳入自己耳朵前消散在空氣中,

不過還是知道他到底說了些甚麼,

無聊的人類…無聊的執念…只是因為想再見他一面所以訂下那萬惡的契約,

卻因為這樣差點殺了自己最重要的人,嘆了一口氣走近那幾乎快要沒呼吸的人,

伸出手附上他那還在流血的傷口;在看了看那在遠處根本處於半瘋狂狀態的人,

「想活下去嗎?」…我只是想再看到他平安

「…他根本不平安你已經看到了」我知道…我都知道…只是…

「就算是我說他已經死了?」沒有回答

但是他卻很明白他的決定,他就是因為這樣才過來的,被他那份執著,

「…那開始吧!」

彷彿看到那人淺淺的笑了,愚蠢的人類啊…

跟惡魔定下契約不是個明智之舉,

不過你還蠻幸運,因為你遇到的是我,

不!...應該說跟你弟弟定下契約的惡魔的關係吧…

伯恩哈德嗎?...不用太感謝我…我只是來追殺跟你弟弟訂下契約惡魔的!

順便幫幫你而已!

那樣就夠了…只要可以再看到他的話…只要…

聽著他那微弱卻在未來永遠不能在實現的願望,感覺有點為他感到苦澀。

 

睜開眼睛看了看周圍,是屬於自己的世界,

我竟然睡著了?竟然還夢到伯恩?

再清醒一點之後第1個感覺到的是壓在自己身上的沉重感,

轉身看了竟然抱著自己睡覺的伯恩惡魔瞬間有種無言感,

我又不會冷!體溫又比你低抱著我睡幹嘛啊?!是想感冒喔?!

正想推開伯恩的手時,卻看到伯恩皺緊著眉頭似乎睡的不是很安穩,

伸手按住伯恩的額頭,剪斷伯恩跟弗雷之間的聯繫,

會有這種狀況是因為對方的惡魔是自己追殺的對象,

又似乎是因為他們兩個是雙胞胎的關係,

伯恩的狀況比起之前訂契約的人更加嚴重,

總是會夢到弗雷現在正在做的事,那當然不會是什麼好事,

被自己體內的惡魔強迫殺人無法安息,

和想停下來這種無意義殺虐的想法讓弗雷更加的痛苦,

不過最痛苦大概是自己居然砍傷了自己大哥吧?還害他差點死了,

不過也許就是因為有這種【感覺】伯恩他才會做這種決定吧?

惡魔嘆了一口氣,應該就是明天…

看著緩緩抬起身體的魔界植物,惡魔瞇起眼,

不…應該要說是今天了,伯恩哈德…

 

從人身上拔出自己的刀,鮮血順著刀身滑下,

身邊散落的是一成推的屍體,而身上也沒一處是乾淨的,

喘著氣跌坐在地上,而那吵死人的聲音依舊叫囂著,

「…伯恩…」閉上眼描繪著最重要的人的身影,

不知道他的傷怎麼樣了…不過應該沒事吧…

回想起那重新從血水中站立起來的人,

被自己慣穿的傷在一瞬間復原了,老實說那時有點嚇到,

卻也有點慶幸他沒事,

重新睜開眼睛卻看到那從以前就非常熟悉的黑色景象,

緊接著從裡面被丟出一把再熟悉不過的劍,

「渦?跟新月?」

弗雷睜大著眼看著那把劍慢慢浮出來的黑色氣體殘繞在自己身上,

無法動彈、也幾乎無法呼吸,不過那已經沒有關係了,

因為自己早就已經…

有點意外的看著劍的主人跟一群不陌生的人從渦走了出來,

「伯恩你…果然也跟惡魔定了契約嗎…」

看著弗雷那張幾乎被血沾滿的臉露出苦笑,感覺心正在絞痛著,

輕觸碰上那自己永遠放心不下的人的臉,伯恩笑了起來,

「沒關係的弗雷,我不會再讓你繼續痛苦下去了。」

因為我會幫你排除掉,不管那是什麼。

看著弗雷苦笑的臉轉變成震驚,

伯恩微笑著把手放上弗雷的胸口,

那是造成弗雷死亡的致命傷,同時也是契約的所在,

在一瞬間彷彿在伯恩身後看到一名紅眼少年後就感覺到有什麼從胸口通過,

弗雷開始想要掙扎卻已經清楚知道那是徒勞無功。

 

「該跟你說好久不見嗎?混沌?」

以居高臨下的姿態看著那被囚禁的【人】,

「哼!果然又是你啊!修羅」

再聽到那好久沒被喚起的真名,惡魔少年也只是淡淡的看著他,

「怎麼?你這次又是來壞我好事的嗎?」

「你做的好像不是什麼好事吧?」

「我愛做什麼就做什麼!可你卻老是來妨礙我!」

看著混沌猙獰的臉對著自己吼著,

「人類有什麼好的!我完全搞不懂你!」

「我從來沒有再為他們做過什麼或說什麼,不過我也沒奢望你懂過,

你這以殺生為樂的,而且我也不需要你懂。」

混沌對著他碎了一口,「我族之恥!」

「在我眼裡你才是恥辱,兄長大人。」

「你怎麼還記得那令我作嘔的關係?啊?」

混沌話語中塞滿了諷刺卻還是沒有像是他預期的一樣傷到他,

「如果我忘了你就不會還活著了,殺父仇人。」

殺意再修羅說完話的同時迴盪在空氣中,刺痛著他的皮膚,

「要不是我還顧念你是我兄長我早殺了你!你這不顧血親的!」

「我倒是希望你可以快點忘了那根本沒有屁用的東西讓我殺了你!!

省得你一直出現在我前面礙我的眼!壞我的事!」

就算是曝露在殺意下,混沌還是不在意的看著修羅用語言羞辱著他,

修羅只是深呼吸的幾口氣,手比著自己來的方向,

「過不過去?這個快被你玩壞了吧?」

這句話卻讓被囚禁的混沌質疑了,

「你腦子壞了嗎?還是說…你有什麼目的?不要以為我會讓你稱心如意!」

修羅也只是飛到他身邊冷眼的說著:

「不過去我現在就殺了你,你想死就說。」

而手也不甘示弱駕到他的頸邊,

「我現在想殺你輕而一舉,這東西你是不能可以解開的。」

混沌卻大笑了起來,

「殺我?你辦的道你早做了!怎麼可…嗚呃!」

回答他的只是從他自己頸部緩緩流下的鮮血,

混沌那金色的雙眼充滿了震驚的看向那雙異常冷靜的鮮紅色,

「你…這次是搞什麼?以前你會直接殺了我附身的人的。」

「跟你沒關係。」

混沌瞇起他的眼,看著散發赤裸裸殺氣的修羅,

「難道是說你對這次契約者有感情了?」

回應他是的一陣沉默,

「啊哈哈!!難道是因為這次的是雙胞胎兄弟?你有沒有搞錯?這傢伙早就已經死了!你應該比任何人還要來得清楚!怎麼?難道你同情他們想讓他們殉情嗎?」

「你這身上沾滿鮮血!你才不會懂!這跟你無關!你到底要不要過去!」

「你著急什麼?難不成這東西有時間限制?不你不可能會這麼笨…

你很明白我的性格,啊難道是不忍心看著他們繼續痛苦?」

看著修羅皺著眉看著自己,混沌大笑了起來,

「啊哈哈哈哈呵呵呵!!!好!很好我就幫你一把吧?反正我也沒壞處!」

「…這可是你說的」

修羅突然狠狠抓傷他肩膀,痛得混沌一臉扭曲,

「為了怕你毀約,定下契約吧。」

也沒有等到他說出他的回答,

修羅自顧自的劃開自己的手指把血滴進剛剛弄出的肩頭傷口上,

一臉冷淡的看著紅色像是藤蔓的東西從混沌的傷口長出包覆住混沌的肩頭後開始繼續向下,

「你這混蛋!竟然給我用血咒!!」

幾乎是在修羅解開囚禁的那瞬間混沌奔向修羅之前來的方向,

「因為不這麼做你動作一定會慢吞吞的。」

我才不想讓伯恩痛苦太久…雖然接下來等待他的都是痛。

修羅閉上眼再次睜開看著瞳孔漸漸染上金色的伯恩說著:

「…伯恩我都用好了。」

看著伯恩努力扯著他的唇說著謝謝,

修羅只覺得他胸口那份痛散不掉,

「什麼?伯恩!你做了什麼?!」

低頭看著正在掙扎的弗雷,修羅按住他的肩膀,

「伯恩拜託我的事,別掙扎了沒用的。」

「我拜託你快停下他!這樣伯恩他會…」

「會死,我知道伯恩他也知道。」

看著那依舊沒聽他的話繼續掙扎的弗雷,

修羅說著非自願但還是會更加刺激他的話,

「而你會以伯恩生命的代價活下去,這是伯恩的願望我只是幫他實現而已。」

「不要!!快住手!停下他啊啊啊放開我!!我不要伯恩死!我不要啊啊啊啊啊!!!!」

在黑色繩索掉下弗雷想抓住伯恩停下那該死的東西的時候,

一雙手把弗雷拉遠離伯恩,米利安和羅索則是衝上前阻擋逐漸變化的伯恩,

看著伯恩那雙眼睛染上金色說明著儀式已經完全完成,

聽著伯恩那還扭曲的唇發出那根本不是他的低吼聲,

「住手!快住手!不要把伯恩帶走!」

看著米利安衝上前想把伯恩帶離弗雷身邊卻被【伯恩】砍斷了左手,

不!快住手!不要把伯恩帶走!沒有伯恩的話我…

弗雷身邊起了淡淡的黑暗物質,之後開始變濃包覆著他自己,

沒有伯恩的話…我就不是弗雷特里西了啊!!!!我們一起出生的雙胞胎啊!

「伯恩哈德!!!!!!!!!!」

 

創作者介紹

烈驅風夜

烈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穹藍
  • 你說過有後續的耶(敲碗= =
  • 會寫啊只是不是現在~=W=

    烈歐 於 2012/06/30 17:0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