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夢想果然還是當夢想就好, 希望果然還是不可能實現. 烈歐 留

*是阿璄的吸血鬼與暗殺者的後續

 

*也是惡魔雙子的生日賀文

 

*不要罵我怎麼這麼晚才寫 >   ^ <

 

*閃伯

 

*里修

 

*大家快去複習然後羞恥PLAY阿璄!!!(?

 

*R18….只有閃伯別期待里修謝謝

 

*第一次寫R18跟架空…很傷眼注意QQ

 

 

 

在黑暗中一人啜飲微溫的咖啡,

 

就算是夜晚也沒有點燈的意思,因為沒有必要。

 

那人輕輕得放下杯子緩緩的伸懶腰,

 

「這樣就可以了吧…」

 

發出輕聲的呢喃正打算閉目休息一下的時候--

 

「喔喔~伯恩伯恩你看你看!!有宴會诶!」

 

伯恩睜眼看了一下門口那和自己一點也不像雙胞胎弟弟,

 

「弗雷特里西,我說過幾次不要這麼用力開門?」

 

而且宴會有什麼好驚訝的?

 

看著皺緊眉頭的哥哥,弗雷只是邪笑的甩了甩自己手上的邀請函,

 

伯恩本來不想理他不過在他看到那熟悉的火焰標誌他馬上搶了過來,

 

「啊哈哈哈~!你也覺得稀奇吧?前輩招開的宴會喔!」

 

「…感覺就是會有麻煩事…」

 

伯恩又覺得自己的頭開始隱隱作痛,

 

竟然是那個極致討厭宴會的人來開宴會?!

 

說是宴會還不如說是要開會吧!

 

「所以我才覺得好玩阿!竟然去惹那個前輩欸!啊哈哈哈!!!」

 

………所以那才麻煩。

 

伯恩在心裡碎碎念,默默看著邀請函。

 

「…反正我們是一定得去吧…」

 

除非他們不在乎自己家被燒了。

 

 

 

「…前輩你這個主人還真是有夠隨便啊!」

 

「我們又不是不熟,所以就自便就好了啦!」

 

就算是被抱怨了但是里斯還是攤在椅子上甩甩手想把人趕走,

 

而站在後面的那人看起來心情不太好的樣子,

 

所以弗雷瞄了那人一眼就靠近里斯悄悄問了一下,

 

「當然是我˙的˙人˙啊˙!」

 

幹嘛特別強調?話說我好像聽到什麼斷裂的聲音诶…

 

「伯爵閣下你好,在下是阿修羅。」

 

弗雷呆呆看著他額頭上的青筋,

 

「…你好我是伯恩哈德侯爵,他是弗雷特里西伯爵。」

 

伯恩看到弗雷在發呆只好幫他問好了,

 

「要吃什麼自己去拿啦!不要一直待在這啦!!!」

 

里斯一邊說一邊把人趕走,

 

「公爵閣下我想您需要學習什麼是待客之道。」

 

「吼!這些人我都很熟而且又不到十個人!!!」

 

里斯一臉不滿的坐回椅子上,

 

「你幹嘛跟他們說你的名字啦!」

 

「因為我不說你不是也會說嗎?」

 

雖然聽見了後面傳來「這麼說也沒錯啦」的嘟噥,

 

阿修羅還是看都不看里斯一眼很冷靜的看著剛剛才離開的那兩位。

 

 

 

「我覺得那個人快要腦溢血了欸?」

 

「前輩不是說那是他的人嗎?所以腦溢血他會去救他別管了。」

 

伯恩一邊替弗雷倒葡萄酒一邊吃起東西來,

 

「話說超~難得的欸!前輩竟然讓一個人跟著他,是護衛嗎?」

 

弗雷看起來就是十分好奇一樣不過倒是沒有一直回頭看他,

 

「欸…伯恩他一直看著我們啦!前輩到底是跟他說了什麼啊!」

 

伯恩只是拿走弗雷的酒杯喝了起來並沒有理他,

 

「阿伯恩你沾到嘴角了。」

 

弗雷話一說完就用舌舔掉沾在伯恩嘴角的食物,

 

當然得來伯恩毫無放水的一掌。

 

 

「那麼到底叫我們來這幹嘛?這不是你自己的事嗎?」

 

古魯瓦爾多一臉想睡的發問,

 

「因為就我得到的情報他們似乎只要是騎士團的人都是目標。」

 

就算現在是在開會里斯還是一副懶洋洋的,

 

「不是只有日行者?」

 

對於這個問話里斯只是點頭,伯恩則是皺起眉頭,

 

「他們不是因為你父母的事才來找碴的?」

 

再次看到里斯點頭,大家都愣了一下,

 

因為不管再怎麼說也不會有吸血鬼會想毫無理由的大量殺日行者,

 

畢竟是少數可以在白天活動的吸血鬼,而且實力大多都不低,

 

而且雖然說騎士團的日行者很多,但是大多數還是人類,

 

現在大家只是安靜的等著里斯說下去。

 

「…我猜想大概是想發動戰爭,偏偏他都是來陰的我無法跟女王上報。」

 

里斯雖然還是攤在椅子上,但是眼神看起來不爽到極點。

 

「他們那群不知死活的渾蛋竟然還囂張到拿我領地的人民當食物!!!!」

 

「…前輩控制你的火焰我們快被烤乾了。」

 

伯恩發出抱怨不過里斯根本沒理他,

 

「反正你們順便通知其他人,實力不夠的最好不要單獨行動。」

 

「…你這根本就是叫我們把是人類的保護好吧!」

 

利恩看起來頗為無言的發牢騷,因為里斯叫來的都是日行者,

 

「誰說你們可以走啊?你們要待在我這邊啦!」

 

『啊?!』

 

里斯一臉不滿的吼了起來,

 

「不然你們出事再過去找你們根本就是去幫你們收屍的好嗎?!」

 

「喂喂!你會不會太看不起人啊?!」

 

里斯翻了一個大白眼給他們,

 

「你們剛剛是沒在聽我說話嗎?我這裡可是有人被吸成人乾了啦!」

 

哼哼!終於知道要怕了吧?

 

在大家安靜下來後,里斯想說沒問題了打算走人,

 

「原來你別館裡還有人啊…」

 

身後傳來古魯摻雜微微驚訝的迷迷糊糊的一句話…

 

 

 

再安排好大家的房間之後,

 

阿修羅算著巡邏的時間和等等要跟里斯報告的新情報走回里斯房間,

 

突然感覺異樣的氣息,下意識拔刀轉身。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阿修羅微愣著看著架住他銀劍的爪子,

 

「侯爵閣下?您有什麼事嗎?」

 

伯恩默默收起自己的爪子後表示想見里斯一面。

 

 

 

「喔是伯恩阿!我就知道你會來找我。」

 

里斯倒是還沒換成睡衣看樣子就是知道他會來的樣子,

 

「為什麼要讓大家來這?聚集在一起是要變成目標嗎?」

 

「對,不然你以為我特地換成別館的原因是什麼?」

 

在得到答案伯恩倒是沒什麼反應,就像是早就知道,

 

「你雖然剛剛說是人乾,但是不只是這樣吧?」

 

「…恩,屍體殘破不勘的,都看到內臟了,而且不只有1. 2個。」

 

伯恩皺著眉頭不滿了發起了牢騷,

 

「你根本就是叫我來解決問題的。」

 

里斯則是燦笑的聳肩完全沒有要否認的意思,

 

「公爵閣下有新情報,雖然還沒辦法確定但是總數差過10隻以上。」

 

在阿修羅說完的一瞬間就連里斯都皺起眉頭了,

 

「伯恩你別瞪著我啦我哪知道會有那麼多。」

 

「那絕對有30隻以上!!」

 

伯恩一臉就是很頭痛的扶著額頭繼續說明,

 

「起碼也會有7~10隻是已經發狂的,會特別帶發狂的來他們到底是想幹嘛!」

 

「那還真是糟糕啊!不就一個人起碼要負責3隻嗎?」

 

「你竟然叫我自己一個人去處理發狂的嗎?!」

 

伯恩瞬間暴怒吼人..喔不!是吸血鬼才對,

 

里斯則是一臉啊不然呢,

 

「你可以帶弗雷去阿!」

 

在承受伯恩的瞪視10秒後里斯默默加了這一句,

 

伯恩反而搖起頭來,

 

「那就這樣啦~」

 

「公爵閣下?!」

 

阿修羅傻眼的看著里斯做出荒唐的決定,

 

「喔!他自己一個不會有問題的啦!」

 

「不可以,您不能讓侯爵閣下自己一個人去!」

 

在里斯的辯解和阿修羅的提議之下事情就變成阿修羅要幫伯恩帶路了,

 

「阿修羅我想你應該很累了…而且我是現在就要去處理。」

 

在回答得到的是一段沉默後,伯恩就放棄了,

 

「那我們走吧。」

 

 

 

在一片黑暗中發出非人般的吼叫聲,數個影子快速的撲了上來,

 

「烈風。」

 

一陣強風讓敵人的攻擊偏離了本來的軌道

 

但是黑影卻一次次的撲了上來,

 

「咒劍!」

 

伯恩揮起了劍,撲上來的黑影馬上閃避卻被劍壓掃到,

 

「呼阿啊阿啊阿啊!!!!!!」

 

被掃到的黑影一邊發出哀嚎聲一邊壓著傷處,

 

「真糟糕,數量比起想像中的多。」

 

伯恩皺眉頭看著不斷發出吼聲的黑影,

 

阿修馬上一劍斷了他的喉嚨,

 

「發狂的吸血鬼竟然會一起行動…」

 

「恐怕是還殘留著理性,不然的話他們應該是不分敵我亂咬的。」

 

伯恩做出了簡單的見解,還是不忘的揮劍斬敵,

 

不過…這樣可真是奇怪,究竟是誰?怎麼辦到的?

 

「解放劍!」

 

伯恩再次揮出了劍不過這次被砍道的整個上半身全不見了,

 

「啊啦啦?原來是你阿?難怪攻擊力這麼可怕。」

 

一個紫髮少女就這樣站在樹上看著,

 

「…你是誰?」

 

伯恩瞇起眼睛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敵人,

 

「欸?喔對吼!不這樣你是認不出來的吧?」

 

少女話一說完頭髮馬上變成艷麗的鮮紅色,

 

「你是?!你不是應該已經發狂了嗎?」

 

「哈哈哈!!!上次很好玩喔!所以再一起好好的玩吧!」

 

 

 

「前輩!!!!!伯恩不見啦!!!!!」

 

里斯一臉不滿的被吵醒還要看到自己房間的門瞬間被拆壞,

 

「弗雷特里西!那是我的門!!」

 

「那不重要啦!!!伯恩不見了他是去哪了你不是有說過什麼人乾嗎?!」

 

弗雷一臉上氣不接下去的跑來,看他那臉搞不好已經找過這整個別館了。

 

「他會被吸成人乾?!你是在說笑吧!誰敢把他吸成人乾啊!」

 

里斯倒是一臉不在意反駁還打算躺下繼續睡,

 

「你果然知道他在哪!!!他在哪!快給我說喔喔喔喔!!!!」

 

「他出去解決發狂的吸血鬼了啦!停下別搖我這樣很難睡!!」

 

里斯開始瘋狂的掙扎想要掙脫弗雷的手,不過弗雷可沒這麼好打發。

 

「什麼!!你這沒心沒肺沒良心的吸血鬼!伯恩被吸成吸血鬼乾我就把你剁成3半!!!」

 

「你敢把我弄成3半等我把自己拼回來我就把你燒成烤乳豬!!」

 

「我才不是豬!!你這個渾蛋前輩還我伯恩喔喔喔喔!!!」

 

等到2方都等冷靜下來時已經浪費了半個小時,

 

等聽完里斯的解釋後弗雷又再度爆走了起來,

 

「什麼?!有10隻欸!你怎麼讓他自己去啊!!!」

 

「什麼他自己去!我家阿修羅陪他去了啦!!你先還我阿修羅阿!」

 

弗雷跟里斯又再度對吼了起來,又忘了應該先出去找人這件事,

 

「什麼我的伯恩比較重要好不好!他可是我哥哥兼情人诶!」

 

「我家阿修羅也是情人兼護衛阿!而且伯恩那麼強你有什麼好擔心的啦!」

 

又再對吼了半天,其中一方才想起他的目的來,

「他們是幾點出去的阿?都凌晨3點了诶!」

 

弗雷在看到里斯臉色一變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等等!!弗雷特里西!等我換好衣服就出去,所以你不要再破壞我家了!!」

 

然後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大家都被弗雷的「伯恩喔喔喔喔!!!!!」給吵了起來。

 

 

 

「你這死兄控!!!不要在那邊亂叫好不好!!!」

 

大家一邊怒吼弗雷一邊換穿著衣服,可惜的是當事人根本沒在聽,

 

「到底有什麼好擔心的啦!只要是有腦的就知道不能吸伯恩的血好嗎!」

 

「如果我沒記錯這傢伙可以吸他血吧?所以他沒腦囉?」

 

大家都這句話安靜了一下,隨後又爆笑了起來。

 

「吵死了你這個死香菇!這次有發狂的啦!」

 

弗雷一直觀望著窗外看起來就是想要衝出去,

 

要不是里斯一直攔阻他的話,在大家說出好了那一瞬間根本就是用衝的出門,

 

「等我的天啊!劫影攻擊!!

 

利恩快速射出暗器釘住對方的影子

 

「不是說只有10隻嗎?光是這裡就有6隻了诶!」

 

「先別管那些!時空分斷刀!!

 

被砍到的馬上變成2半,剩下的看到不敵立刻轉身逃走了,

 

「竟然還會逃?真的是發狂的嗎?」

 

「他們有血的味道!!!!」

 

弗雷在說完那句話馬上瞬間追上剛剛逃走的敵人,

 

其他人聽到也是馬上追了上去,

 

「百閃!」

 

在一招就解決剩下的後弗雷馬上蹲下來查看,

 

「他們身上果然有被侵蝕的痕跡!」

 

『嗚吼喔喔喔喔喔!!!!』

 

大家馬上看向發出聲音的方向,弗雷則是直接跑了過去,

 

「他到底在緊張什麼阿?伯恩的血可以碰的吸血鬼不是只有他一個嗎?」

 

羅索拍了拍弄髒的衣服站了起來,其他人也只能聳聳肩跟過去。

 

 

 

「抱歉,我沒想到會有這種事。」

 

伯恩一臉歉意的看向阿修羅,

 

不過阿修羅只是轉了一圈看著環繞他們四周水牆,

 

「特殊能力嗎?原來是水啊…可以維持多久?」

 

伯恩聽到這句話倒是愣了一下,

 

「這沒什麼好擔心的,茨的架勢不只是防禦的招式而已,只是有點對不起前輩…」

 

伯恩突然臉色一變,阿修羅則是警戒了起來,

 

卻什麼都沒感覺到,水牆外的聲音還是一樣吵…

 

等等好像有什麼聲音!

 

「伯恩?伯恩哈德!!聽到回答我!!!!!!」

 

在阿修羅發現那聲音的主人是誰時他確實看到伯恩臉上充滿了無奈,

 

伯恩也沒回答只是默默割開了自己的手腕,

 

也在同時阿修羅感覺到外面的騷動了起來,

 

「啊哩?你是誰啊?」

 

那名少女得到的回答只有快速的一劍,

 

「就是你打傷伯恩的嗎!!!!!!」

 

少女快速的跳上一旁的樹,不過他跳上的那棵樹也馬上被砍爆,

 

「呵哈哈哈!!原來如此~你是雙胞胎的的弟弟嗎?」

 

少女再次發出發狂的笑聲撲上弗雷,

 

不過弗雷完全沒要理他的意思,

 

弗雷先是快速躲過攻擊再來就往少女頭上狠狠的一敲後,

 

就直奔伯恩所在的水牆裡面,

 

「伯恩你怎麼受傷了!!誰傷你的!」

 

弗雷氣急敗化的揮著他的劍看起來是想把害伯恩受傷的都砍爆,

 

而在阿修羅看到弗雷那血紅色的眼睛時,才震驚的看向伯恩,

 

「天殺的!燒滅!!」

 

伯恩眨了眨依然還是維持墨綠色的眼睛開口發問,

 

「前輩外面你有看到一名少女嗎?」

 

「啊?喔是有阿…」

 

「快點給我把他燒成烤乳豬!!!!!!噗喔!」

 

「伯恩你先給我撤掉這個礙事的水,阿修羅受傷了對不對?」

 

伯恩默默念了怎麼每個人都是問誰誰誰是不是受傷了這句話後,

 

才開口說了一句讓里斯瞬間爆炸的一句話,

 

「如果你想讓這裡寸草不生10年的話我就解開。」

 

「什麼!!!你給我放你的血進去了嗎!!!你們2個怎麼一直破壞我家!!」

 

里斯再次發出了哀嚎聲,一邊解決剩下的雜兵一邊注意剛剛伯恩說的少女,

 

「弗雷特里西你給我想辦法!!!都是你哥身上那該死的毒血啦!」

 

「那你幫我把外面那個燒一下…喔喔喔!伯恩你不要一直打我!」

 

弗雷心不乾情不願揮劍斬向了伯恩的水牆,

 

「一閃。」

 

水卻出乎意料的沒有飛賤開來而是被弗雷手上的劍吸收,

 

而里斯也在看到阿修羅身上的傷只是擦傷明顯鬆了一口氣,

 

「你的血比我聽說的還要危險欸!呵呵呵!」

 

「是誰告訴你的?」

 

弗雷刀就直接架在少女纖細的脖子上,少女卻看起來還是蠻不在乎的樣子。

 

「雙胞胎!吸血鬼日行者的雙胞胎~只剩你們這一對了欸呵呵呵!!!」

 

「沒用的弗雷我剛剛也問過了他是不會回答你的。」

 

伯恩壓下弗雷的劍,弗雷嘖了一聲甩手把劍收了起來,

 

然後抓起伯恩的手開始往傷口舔,

 

「弗雷特里西!!你在做什麼!!!!」

 

伯恩先是呆了2秒接下來狠狠的往弗雷的背賞了一拳,

 

「又沒關係這裡只有前輩跟他情人阿!」

 

弗雷撫著被打的背,毫無所謂的說出讓阿修羅臉爆紅的話,

 

「公爵閣下…」

 

里斯馬上閃到伯恩身邊裝模作樣的查看傷口,

 

「咳!話說他們是想做什麼呢?用伯恩的血做吸血鬼討防兵器嗎?」

 

「這麼說起來,阿修羅不知道我的事嗎?」

 

在伯恩發問之後,安靜了大概3秒鐘,

 

「你是以為我會把你們2個人的事到處亂說的那種人嗎!!」

 

「喔原來前輩不是這種人阿~」

 

在弗雷用如此欠打的口吻說完這句話之後,

 

里斯說要讓他知道前輩是要好好尊敬的,弗雷則說後備是讓前輩警惕的,

 

而剩下2個人利馬決定丟下那2個人先回去,當然有記得帶瘋瘋癲癲的少女回去,省的等等少女變成焦炭。

 

 

 

「嘖!討厭死了!阿阿頭髮烤焦了。」

 

在伯恩正在睡回籠覺的時候被這句話跟略微粗魯的動作吵醒,

 

「…幹嘛?」

 

伯恩困的要命,所以也沒很激烈的反抗,只是稍微扭了幾下代表抗議,

 

「伯恩你血流得有點多該吃點東西了吧?」

 

伯恩只是反手把壓在身上的東西推走,

 

只是在推到尖尖的東西時縮了回來,

 

在還沒想到是什麼東西時,那東西已經往自己的脖子刺了下去,

 

「嗚!弗雷你做什麼!」

 

伯恩這時才發現大事不妙,睜眼卻看到血紅色的眼睛,

 

「伯恩你不吃東西那還是喝點血吧?」

 

弗雷舔著剛剛自己咬出的傷口,一邊把自己的頸部露出來,

 

伯恩這才發現自己除了頭可以轉動以外什麼事情都不能做,

 

「弗雷放開我!」

 

弗雷只是笑著伸手抓開自己的脖子替了上去,

 

只有在這個時候才這麼奸詐!!!

 

伯恩只是扭頭一副寧死不驅的樣子,

 

「我的水不是給你這樣用的!」

 

弗雷操控著剛剛用劍吸走的毒水滑過伯恩現在唯一穿的單衣,

 

「放心啦你跟我都有毒的抗體阿!」

 

那你也不用它來壓我好嘛!

 

伯恩瞪著現在笑著很歡的弟弟,不過在下一秒又再次撇過頭,

 

「就...說了!...能力不要恩...這樣嗚...用了!」

 

「衣服會弄髒的所以我幫你脫掉吧?」

 

再還沒得到伯恩的回應弗雷就快速扯掉衣服,

 

手指還輕輕滑過那敏感的肚臍欣賞著他微微顫抖的樣子,

 

「弗雷!夠了不要再玩了!」

 

弗雷只是笑著把水撤掉,再狠狠壓了上去吻他,

 

光是被壓著就喘不過氣了,在加上這個吻伯恩根本沒辦法呼吸,

 

用力捏住弗雷的肩膀做為警告,不過他不但沒停止,

 

還開始舔著口腔內壁,而手也開始有了動作,

 

被摸慣了的身體又隨著撫摸微微的顫抖起來,

 

在伯恩幾乎以為自己就要窒息了時後弗雷終於離開了他的唇,

 

「恩...啊…哈阿…恩不要捏!」

 

再聽到伯恩的抱怨後,弗雷改用舔得品嘗著那微顫的紅櫻,

 

用舌輕輕的化過,或是大力吸著都可以聽到那幾乎快要理智崩潰的壓抑聲,

 

還不夠…這樣還不夠…要讓他更放開一點才行…

 

靈巧的舌頭終於放過那已經挺立起來粉紅,開始延者肌肉的曲線向下移動,

 

還特別在伯恩最敏感的肚臍多繞了幾圈,

 

「阿!弗弗雷!等等不要!」

 

弗雷並沒有回答也沒有停下動作,只是再次用舌戳著慾望的前端,

 

伯恩本來想起身把他推開,弗雷卻抓緊他的屁股不讓他移動,

 

而在弗雷含住他的柱身時,他也只剩下喘息的份了,

 

在弗雷發現伯恩雙手無力的推著他的頭時,雙手的工作就換了,

 

先是案壓穴口,再想起這次沒想到會住在這所以沒準備潤滑劑,

 

弗雷想了想就直接把伯恩拉起來翻身,

 

「...等等!你該不會…不要很髒住手!啊啊!」

 

「少來了~你最喜歡被我用的溼答答的了。」

 

「才沒有!」

 

一邊把伯恩的姿勢調好一邊戳柔著雙球讓伯恩沒力氣反抗,

 

先是用舌繞了一圈後輕輕的戳了進去,還很故意的吸了一下,

 

快樂的聽著無力的喘息聲,弗雷勾起了嘴角,讓伯恩趴在床上,

 

而弗雷則是不管雙手還是舌頭都開始狠狠的進攻那已經濕淋淋的小穴和性器,

 

「啊啊…不哈啊…嗯嗯!啊弗雷…那那里不要!」

 

伯恩開始無意識的扭著腰,聲音也不在壓制,

 

再被壓敏感點時身體更是激烈的顫抖起來,

 

聽著自己的那裡發出嘖嘖水聲,更讓羞恥感和敏感度飆到最高,

 

「不要用了…再用那里啊啊啊!!!!!」

 

伴隨著提高的聲音,那挺立的慾望噴出了一道白濁的液體,

 

「伯恩?你知道你這裡還一縮一縮的嗎?」

 

「閉嘴!」

 

再聽到身後那人充滿愉悅的笑聲伯恩就想打人,

 

但是現實是自己什麼都做不了,再一次被翻身時無奈的看著那血紅色的眼睛,

 

「你一定要每次都這樣嗎?」

 

「誰叫你不這樣就不肯喝血!」

 

 

 

實在是很不喜歡血液流過喉嚨的感覺,大概是因為自己毒牙的關係吧!

 

「伯恩放鬆點,每次都這樣…」

 

感覺到再自己每深入一點時,肩上那對利牙也會跟著深入時弗雷嘆了一口氣,

 

伯恩則是疑惑撇了弗雷一眼,

 

「要動了喔!」

 

「等!…恩啊…還…沒…等停下來!」

 

弗雷再次狠狠的衝撞著柔軟的內壁,享受著只屬於他的緊緻,

 

「哈…伯恩…好舒服!咬得好緊啊!」

 

舔咬著伯恩的頸子,聽著那不在壓抑的聲音,

 

只有在這個時候…伯恩的眼睛才會變成血紅色的,

 

才會變的想要…我的血,

 

弗雷看著伯恩那已經失神的雙眼,

 

「伯恩,可以喔想要喝了吧?」

 

再一次咬上,只是這次不在只是單純的吸血而已,

 

纏了上來,腳繞住了腰、雙手環住了頸子,

 

「好喝嗎?伯恩…」

 

「哈啊…恩恩…弗…雷!」

 

張著嘴咬上了唇,毫不意外的血沿著嘴角滴了下來,

 

並沒有管滴下來的血只是讓舌與舌相纏,腰也配著插入的時機擺動著,

 

像是融為一體一般緊緊的纏繞,

 

互相看著對方的血紅色眼睛,一同墜落…到最底。

 

 

 

「吸血鬼的雙胞胎是很少的,而日行者得更少,聽說好像只剩弗雷跟伯恩了。」

 

「不知道為何我的血跟牙摻雜了毒,而弗雷身上有抗體。」

 

「那侯爵閣下的眼睛?」

 

「伯恩只能喝我的血啊,其他人會中毒死掉的,啊我可以喝別人的血。」

 

「阿修羅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阿修羅遙遙頭,事實上自己並沒有很想知道這件事,

 

「那可以換我問問題了嗎?那個女孩哩?」

 

弗雷看起來快要氣炸了,要不是伯恩阻止搞不好又要拔刀了,

 

「我覺得你們不知道會比較好…」

 

弗雷聽到嘖了一聲,瞪著里斯看樣子就是要知道實情,

 

「她一直在說…瑪爾濟斯。」

 

現在雙胞胎的臉變成疑惑的臉,

 

「因為我有聽過類似的名字,好像是帝國不死皇帝…只是名字是瑪爾瑟斯。」

 

「………所以他是帝國派來的?」

 

「不她說連吸血鬼都可以毒死那不死皇帝也可以吧…」

 

感覺怎麼好像很可怕?

 

「反正問題也解決了…我們先回去啦!」

 

弗雷跟伯恩只是甩甩手就走人了。

 

 

 

只是明天收到了里斯的信,上面只有4個英文字,

 

「啊忘了清理房間了!」

 

「弗雷特里西!!!!!!!!!!!!」

 

 

 

----------------------------------------------------------------------------------------------

 

安安我寫完了呵呵!後面根本就只是在亂而已~=3=

 

瑪爾因為他R5欺負小雪所以稍微欺負他一下,

 

那少女…小史只是突然冒出來的…

 

本來想用貝琳達的…但是太好猜的,所以作罷哈哈!

 

話說今天要實裝伯恩老爹的聲悠喔喔喔喔喔喔!!!!!!!!!!!

 

官方給的最好的生日禮物喔喔喔喔喔

 

下禮拜請給我弗雷老爸的(私心

 

老實說這本來要…很早以前寫的只是一直拖到現在,

 

雖然一直聽阿璄一直說R18很難寫……

 

大概是因為我是變態?我個人覺得還好,

 

可是我覺得最難寫的是架空= =

 

什麼都要自己設定…我可是光2個顏色就會想破頭的人诶!!!!!!

 

所以很多點就乾脆沒設定了,

 

簡單來說我個人覺得我寫得很隨便,QQ

 

我會不會被百閃QQ

 

傷到你的眼睛我很抱歉QQ

 

也感謝你看到這裡+W+

 

 

 

 

 

創作者介紹

烈驅風夜

烈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鏡之璄
  • 本來就很難寫啊!!!!!!!!!!你果然比較色耶WWW
    你不是說你家伯恩跟弗雷都是重口味的嗎?WWW
    其實你家好像都這樣~~
    等這篇也等太久!!!等一年了!!!!!!!

    說好的里修賀文跟薩利肉文也都還沒生!!!
    你還欠一堆人R4R5賀文咧~~
    不過你先準備小雪生日賀文吧哼哼WW

    是說伯恩的配音實在太讚啦~~~~~~~~~~~
    解˙放˙劍~(中二指數破表的土方先生WWWWWWWW)
    求下一個弗雷阿銀啦WWWW 好可愛XDDDDDDDDDDDDDDDDD
  • 現在才回啊哈哈哈!!
    我個人覺得還好吧~不過我覺得自己寫的不是很好啊
    我就是說我會寫啊只是等比較久咩~
    爸爸真的是阿銀拉WWW
    他們2歌一起出任務差點沒笑死我

    烈歐 於 2013/11/22 20: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