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夢想果然還是當夢想就好, 希望果然還是不可能實現. 烈歐 留

弗雷R4

 

*不太歡樂

*微閃伯

*微里修 

 

 

 

冷戰第10天……

 

 

 

早上9點大部分的戰士已經開始享用完早餐了,

 

主位上卻是空著,

 

不過這宅邸的主人基本上都這樣所以大家都沒很在意,

 

不過本來會放在主位上的早餐卻沒有,

 

這樣的狀況已經第10天了…

 

利恩嚼著炒蛋默默瞄了他的教官一眼,

 

以前他大多會一邊吃飯一邊跟伯恩念著少爺怎麼還沒起床,

 

而且這個時候大多大家會吵吵鬧鬧的,

 

不像今天…喔不!今天是第10天這樣了…

 

利恩看著大家就算吃完了也沒打算離開,

 

老實說不管是誰都想離開這片低氣壓,

 

不過每天的例行事就是等烈歐起床然後等他分配任務…

 

樓梯傳來了聲響,

 

利恩一抬頭就看到烈歐面無表情的站在那,

 

烈歐看了弗雷一眼後就默默走進廚房弄起自己早餐,

 

這樣的狀況還要持續多久!!!!!!!

 

不管是誰都想要大喊出這句話可是沒人敢說,

 

「除了哥哥以外想出任務得自己留下。」

 

這話一說完弗雷就快速站起走了,

 

烈歐只是默默的看了他一眼就轉頭拿起白吐司吃了起來。

 

 

 

「…這排組好吃特。」

 

烈歐在打任務的時候皺著眉頭抱怨,

 

正在打怪的里斯只是聳聳肩的使用普攻打死了怪,

 

「小雪你還要帶哥哥嗎?」

 

小雪轉頭看了被烈歐稱為哥哥的新人- 泰瑞爾,很簡單的點了頭

 

「里斯你幫我去問誰要出來,我們休息一下吧。」

 

里斯甩了甩劍,嗯了一聲就走了。

 

「少爺你看起來心情不太好。」

 

少爺這樣都10天有了好不好!

 

小雪面無表情的瞪了泰瑞爾一眼,

 

泰瑞爾只是微笑著看著烈歐,

 

「…我沒事。」

 

「恩管理者要幫我做實驗嗎?」

 

泰瑞爾聽完少爺牛頭不對馬嘴的答案換微笑看著小雪,

 

「……我想那不需要我幫忙。」

 

小雪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話,

 

「啊!少爺找到你們了!」

 

少爺看著小跑步來的尼西臉部表情轉成無言,

 

「…算了只差3張了,走吧。」

 

 

 

里斯看了大概1小時就回來的烈歐一臉疑惑,

 

烈歐只是對著泰瑞爾招招手就走了,

 

「喔!他終於可以升等了嗎?」

 

小雪只是點頭回答里斯的問題,

 

「不知道少爺下個升誰?」

 

阿修羅淡淡的說著看起來就只是隨便問問,

 

「…比起改練別人我更希望改變一下這氣氛啊!」

 

里斯難得一臉頭痛的哀嚎,

 

的確是這樣,這是現在大家都希望的事,

 

不過那也要看當事人要不要去改善了。

 

 

 

而生為當事人之一的弗雷只是繼續擦著他的雙劍,

 

就算他聽得一清二楚里斯那哀號聲他也沒打算要改變現狀,

 

而原因當然是……

 

「他在哭了呢!」

 

弗雷當然知道他身後有人不過他根本不想理他,

 

「雖然沒流眼淚,還是他真的要哭出來你才會認錯呢?」

 

這該死的傢伙到底想表達什麼?

 

弗雷心裡念著不過還是沒打算理人,

 

「看樣子他就算哭了你也不會理他吧?對你來說他就那麼不重要?」

 

「泰瑞爾!你不要以為…」

 

弗雷終於受不了的怒吼轉身,

 

不過還是馬上被打斷了,

 

「以為?以為我是少爺的新寵就可以為所欲為?」

 

弗雷咬牙看著這個月進來的新人,

 

「我比你強,而且你根本打不贏我,我遲早可以代替你。」

 

泰瑞爾瞇著眼微笑看著弗雷,

 

「還是說你想變強看看?」

 

弗雷完全不想理人直接轉身走人,

 

跟他吵也沒用、打他也不行,真是該死!!!

 

 

 

在怒火中燒時開門的力道當然不會很輕,

 

當房間的門不知到第幾次快速的撞上牆的瞬間弗雷看到室友肩抖了一下,

 

也是就算再多次這種事也是沒辦法習慣的吧!

 

弗雷關好門後直接撲到伯恩身上,

 

以往伯恩對罵他不要這樣開門還有會在撲上去的時候閃開,

 

大概是看到自己心情不好最近只是拍著他的頭或是背安撫他,

 

「…弗雷他又做了什麼?」

 

「…………」

 

每次問這問題弗雷都是沉默,

 

「你為什麼不跟少爺說呢?」

 

伯恩嘆氣的看著弟弟繼續沉默,

 

大概是覺得跟少爺說沒面子吧,

 

而且這樣泰瑞爾搞不好又會再次冷嘲熱諷弗雷一番,

 

但是這問題一直這樣放著也不對阿…

 

「不準跟少爺說。」

 

「…知道了。」

 

 

 

睡得不是很好不過生理時鐘還是準時的把自己叫醒了,

 

隨手拿了自己的衣服套上後,

 

打著哈欠開了房門打算去準備大家的早餐,

 

「…弗雷。」

 

並不是沒聽到那呼喚自己的聲音,

 

但是弗雷還是選擇無視轉身走下樓,

 

也因為他轉身的關係所以他也沒看到身後那人咬著自己的唇。

 

 

 

「阿蘭沃肯弗雷留下。」

 

在烈歐說出口時大家呆了一下,

 

有多久了?少爺親自決定出戰的戰士…

 

感覺好像有什麼不對…

 

但是少爺的命令是絕對的,

 

當然被點名的今天一定不好受,

 

剩下的人默默為他們默哀。

 

「…我好不習慣這種氣氛。」

 

阿蘭發出小小的哀嚎聲,

 

「加油阿我不能幫你打…」

 

沃肯看著一直站在後方的2片低氣壓,

 

「根本沒打算讓他出來打的話幹嘛還帶他來啊!!」

 

阿蘭一邊看著瘋狂撲向自己的怪一邊繼續抱怨,

 

「如果你不怕死你可以去問少爺。」

 

「那叫做找死吧…而且少爺一定只會回答我奇怪的答案…」

 

那個人可是在我進門第一天就指著我的腦袋說:

 

「從今天開始你就叫做阿蘭!不是沃蘭德也不是什麼少爺!」

 

阿蘭永遠記得當他傻眼的問著為什麼的時候,

 

少爺就整個人貼上來低吼著說:

 

「在這裡能夠被稱為少爺的只有我!懂了沒你這小屁孩!」

 

阿蘭那時當然不知道什麼是小屁孩不過他那時也不敢發問,

 

也是在後來他才知道烈歐只是中二病病發而已,

 

沃肯聽完點點頭,看樣子他當初也沒少受了烈歐的欺負,

 

他們對看了一眼後同時在心裡吶喊,

 

誰快來救救我們啊!!!!!!!!!!!

 

 

 

在回到宅邸以後他的2名隊友馬上就逃走了,

 

看起來就是一秒都不想多待,

 

弗雷也不在意的往樓上走去,

 

「…弗雷!」

 

還是一樣無視烈歐的呼喚,

 

話說起來這是第幾次了?

 

就在弗雷還在想些無聊的問題時,

 

烈歐又開口了,

 

「……算了你好像比較喜歡這樣。」

 

弗雷愣了一下總算是轉身看人了,

 

不過這次他再也不在他身後了,

 

「我覺得你追上去比較好喔?」

 

弗雷皺著眉再次轉身瞪著里斯,

 

「幹嘛瞪我?又不是我害你們吵架的!」

 

弗雷還是沒說話繼續瞪著他,

 

「阿修羅跑掉的時候我不去追他的話之後會更麻煩阿!」

 

現在是怎樣?放閃?

 

「應該說他會跑掉那就是事情已經很嚴重了喔!」

 

「…所以哩?」

 

弗雷完全不能理解里斯到底跟他說這個幹嘛,

 

「嗯?少爺不是跟阿修羅同星座嗎?」

 

你問我我問誰啊?弗雷超想回他這句,

 

而且我都不知道你腦袋已經爛到會信那東西了,

 

如果里斯是這樣追到阿修羅那我大概…不對那干我什麼事?!

 

「你真的不去追嗎?」

 

「想追你自己去。」

 

弗雷丟下這句話就走人了。

 

 

 

今天沒看到人…

 

弗雷覺得很奇怪多回頭看了幾次這幾天烈歐都會站的位子,

 

跑哪去了?...算了去煮飯吧!

 

今天也依舊等著烈歐起床,

 

不過這次烈歐沒有說任何的話就走人了,

 

還是利恩跑去看公告才知道烈歐要誰出任務的,

 

很奇怪真的很奇怪,可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就算是在打任務烈歐也沒給他們下任何指令,

 

感覺好像很熟悉…

 

弗雷壓了壓胸口,彷彿這樣就可以讓不祥的預感趕出去一樣,

 

「弗雷特里西,我有話跟你說。」

 

弗雷看著似乎是等自己很久的古魯,

 

看他嘴角的口水就知道他大概是等自己等到睡著了,

 

「你有發現嗎?」

 

弗雷對於他這個問句只是呆愣了一下,

 

「你沒發現的話就有點糟糕了你可是在我之後進來的。」

 

弗雷因為這句話瞪大了眼睛,

 

對了那不就是跟自己剛甦醒時候的少爺一樣嗎?!

 

「難道說?!」

 

古魯只是點點頭指了指大廳,

 

「我還真意外你竟然會插手管這件事。」

 

在弗雷跑走後布列伊斯不知從哪裡跑出來念了一句,

 

「這氣氛很難睡。」

 

「………………」

 

 

 

「少爺!」

 

在看到自己要找的人時,弗雷出聲喊了起來,

 

但是烈歐並沒有回頭,

 

「少…!!」

 

剛剛在追的時候就覺得奇怪了,

 

烈歐竟然沒有穿披風!

 

 

 

「弗雷我要這個這個!!!!!」

 

本來對活動興趣缺缺的少爺突然拿著布勞帶來的情報很開心的叫了起來,

 

「弗雷這披風超帥的我要這個幫我拿!!!!!!」

 

那時的少爺開心的好像覺得自己那披風就在自己手上一樣,

 

「恩好阿這披風怎麼會難倒我呢!」

 

摸了摸少爺的頭拿起了情報單,

 

當然他答應烈歐的事從來沒食言過。

 

 

 

那之後少爺再也沒有脫下披風過了,

 

現在卻拿下來是…?

 

「弗雷送給我的披風诶!夜爸爸最好了!我會一直穿的喔!」

 

當初明明是這麼說的阿…

 

「少爺?」

 

嘗試呼喚了一聲可是烈歐的眼神依舊空洞的發呆,

 

「少爺?你還在生氣嗎?對不起我道歉好不好?」

 

就算搖他也沒有反應,弗雷急了起來,

 

「對不起我再也不會不理你了,我我…我只是…泰瑞爾太囂張了而已,

 

而且他一來你就讓他當你哥哥我有點吃醋而已…」

 

沒有反應…也沒有回應。

 

「我只是…想說你有了他就不需要我了阿……」

 

「為什麼我會有了哥哥就不要爸爸了我哪有這樣?!」

 

弗雷傻眼的看著剛剛還空洞的眼睛灌滿了疑惑和驚訝,

 

「啊!是哥哥說的對不對!嘖!他還有做什麼?!」

 

這次換弗雷被抓住還被拋了一推問題,

 

「欸!我聽小雪說他還把人拿去做實驗?你該不會也有吧?」

 

弗雷還在傻眼狀態所以只能呆呆點頭,

 

直到他感覺到烈歐好像再發出危險的氣場他才回神,

 

「少爺你剛剛是?為什麼感覺好像不在這裡?」

 

「不那樣你會說嗎?超級顧面子的!連伯恩都不跟我說!」

 

「…………」

 

有一種被耍的感覺,弗雷大大的嘆了一口氣,

 

「披風呢?怎麼不穿了?」

 

「喔…我以為你不想當我爸爸了所以我才拿下來的…」

 

氣氛又突然變得沉重了起來,

 

「少爺我沒有那個意思…」

 

烈歐只是哼了一聲就抓起弗雷的手逼問了起來,

 

「那你到底要不要幫我做飯?」

 

「……我做。」

 

 

 

「嗚嗚嗚!好幾天沒吃弗雷做的飯了!!好好吃喔喔喔嗚嗚嗚嗚!!!」

 

弗雷無奈的看著狂挖飯的烈歐,

 

其他人只是很感動氣氛終於便正常了,

 

所以並沒有多加在意烈歐那超沒形象的吃飯方式,

 

在大家都吃完飯回房間了弗雷才發現怪怪的,

 

「怎麼了嗎?」

 

伯恩發現弗雷東張西望疑惑的問,

 

「沒阿…我還以為泰瑞爾會跑來說我怎樣怎樣的…」

 

「喔喔!!他以後不會了啦!老爹我還要一碗!」

 

伯恩拿走烈歐手上的碗走去廚房拿飯,

 

「…少爺你做了什麼?」

 

這樣當然很好不過少爺到底是做了什麼啊?

 

「沒啊只是罵了老哥一下而已阿?話說他今天超爛骰的诶?剛升L4不太習慣?」

 

……你到底罵了他什麼?不!不對!你是威脅了他什麼?!

 

「…他是被嚇到了吧?」

 

弗雷想起里斯有一陣子防禦很爛骰,其理由是想要給阿修羅包紮,

 

不過在烈歐笑著跟他說那我扭斷你一隻手讓阿修幫你治療好了,

 

里斯就再也不敢防禦爛骰了,

 

而且很不幸的事那是少爺第一次對著自家戰士黑化,

 

里斯嚇得回家抱著阿修羅哭,而且阿修羅難得沒推開他。

 

「嗯?我又沒很兇他嚇到什麼?我也沒說要讓他泡麻辣鍋啊?」

 

你一定是笑著說了什麼東西吧?

 

弗雷暗自嘆了一口氣覺得自己過得還不錯,

 

然後開始有點同情那個新人了,雖然只有一點點哼!

 

------------------------------------------------------------------------------------

 

任性的少爺跟固執的弗雷吵架了啊哈哈哈

 

因為泰瑞爾穿著弗雷的衣服我就善自讓他當我老哥了

 

結果老哥竟然給我去嗆老爸=3=

 

我還不知道想說弗雷幹嘛一直爛骰

 

弗雷還叫一推人不要跟我說

 

還我問了好幾個人>^<+

 

弗雷一定是威脅他們不給他們飯吃啊哈哈哈

 

反正這事情圓滿落幕啦~!! 雖然有點小小負作用=W=

 

還有眼神空洞那邊我的設定是我再掛網這樣>W<

 

創作者介紹

烈驅風夜

烈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鏡之璄
  • 我覺得王子好帥WWWWW(喂

    弗雷有點過份耶WWW沒煮得我的飯,那以後都只好吃我煮的了嗯嗯(眾:住手
    可是那是你家老爸,你該自己多注意一下,只好說你活該了W

    你家泰瑞爾待遇根本比我們家好太多了好嗎˙˙˙˙
    他是在囂張什麼啊WWWW
    哪像我家都只能住帳篷,吃完飯還要快閃,不然就會被王子手滑-。-
    <無法阻止自家R5王子的大小姐>

    你家弗雷可是天蠍座很記仇的,你小心了呵呵WW
    生日賀文跟專武都要好好記住啊(拍肩
  • 你就只看你家古魯= =
    雖然那是我家的
    對阿你看老爸超過分的QQ
    我都要自己煮嗚嗚
    果然天蠍座時再是太會吃醋了嗚嗚
    那是你家泰瑞爾太可憐了好嗎?
    你家古魯根本大魔王

    烈歐 於 2013/10/08 14: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